我和我老婆之间经常恶作剧,

婚后和双方父母分开单独生活,刚结婚不久一次周末下午回到家,发现老婆在床上裹着被子蒙头大睡,就憋着一个大屁,走到床边上,对着她脑袋畅快淋漓的往外嘣,突然被子掀开,我到现在都记得丈母娘那惊恐的眼神……….落荒而逃,后来,要不是老婆打电话让我回家,恐怕社会上又多了一个流浪的…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