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武当派掌门人!!

#丁丁历险记

几十年前的一件糗事,现在每每想起,仍然还有一种想上吊的冲动。

那时候还在上小学,一天快上课时闹肚子,跑到厕所蹲坑,隐隐觉得裤兜里有什么液体挤出来了。

于是拎着裤子弯腰站起来,伸手去裤兜里整理了一下,忽然感觉肚子又是一阵疼痛,慌忙蹲了下来,并用湿手拨弄了一下兜进裤腰的丁’丁,没想到终生难忘的麻烦事发生了:

我竟然忘了裤兜里是一瓶糊别人锁眼的5’02胶水!瓶口因为有残留胶水凝固,帽子拧不上,是随手摁在上面的。

缓过神来赶紧撤手,已经晚了,丁’丁粘在了两根指头之间,一扯,弹弓一样拉的老长。

我气急败坏的前后左右扯动,试图把手拿掉,但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旁边一位刚撒完尿的同学惊呆了,问:你在变魔术吗?并好奇的学我两指夹住包’皮,也前前后后的扯了起来。

我恼羞成怒大骂:滚尼’玛的,劳资j”b被胶水粘手上了,快去叫老师来!……

那同学这才一阵风的冲进教室,大喊:老师快去厕所!xx那玩意出大事了!

班主任匆匆赶到,问了情况,用力扯了几下,疼的我眼泪都下来了。

他也没了办法,摇摇头说:先把裤子提上来,到办公室再想办法。

全班同学都不知道啥事,都很好奇的赶来了,出了厕所,居然还有一群女同学一脸懵逼的等在外面,尼玛,当时的场面我都不想形容。

就这样前呼后拥,像押着罪”犯一样簇拥我去向办公室,中途有好事者看我一只手提裤腰一只手伸在裆”里,照我屁’股还踹了几脚。

老师驱散围观同学,关上办公室大门,让我把裤’子脱’到膝盖,如临大敌的开始商量对策,校长甚至像军’事’指挥家一样,用教鞭在我丁’丁上敲敲打打比画起来。

有说用美工刀一点一点的切开,有说眼睛一黑用力一拽完事……

各种方案都有危险性,很快被否定,正当大家都一筹莫展,我两腿冻的晃成千腿观音时,曾经当过护士的陈老师被人从课堂上叫回来了。

不用解释,大家也知道陈老师是女的,慌的我赶紧往上提裤子,仓促中裤子提斜了,露了一个完整的屁’股蛋’子在外面,万幸关键部位挡住了。

然鹅,尊严只找回了一小会,陈老师轻描淡写的笑了:毛都没长的小屁孩,害羞啥,这是个小事情,脱下来一会就好了。

见我死不松手,班主任不耐烦,弯腰一把拽’下了我的裤’子,绝望中,我只好两眼一闭,爱咋咋地。

陈老师不愧是护士出身,熟练的用指头捻搓我的丁’丁和指头,并科普了医学知识:……5’02干了较硬,粘在柔软物体上,有多种方法可以解决,方案一,只要用手不停揉搓半小时,致使硬结处松动即可……

众人皆被陈老师的博学所折服,大家鸦雀无声的看着揉搓不停的进行。

男人都知道,丁’丁受外界挤压可能会产生某种变异,不幸的是,变异真的发生了,丁’丁慢慢的居然有点小膨胀!

我觉得这丑丢大了,央求道:陈老师,我…我有点想尿。

班主任眼一瞪:憋住!

我一哆嗦:憋…憋不住了…好…好像有胶水渗出来了,里面咋还有胶水?

陈老师也停了,几个老师都凑上来看,校长摇摇头喃喃自语:就这几下,咋还搓’射’了哩?这孩子将来也是个不行的货啊……

陈老师沮丧的甩甩手,去厨房拿菜盆舀来了一盆凉水说:看来只能用方案二了,5’02见冷水会收缩,泡一会也会脱落。

校长一激棱:哎…哎…陈老师,那是我的打菜盆啊!能换别人的吗?

所有老师都嫌弃的齐刷刷看着校长,他尴尬的一伸手示意继续进行。

数九隆冬的冷水,冰冷刺骨,丁’丁泡进菜盆,顿时如利刀在割,我冷的瑟瑟发抖,菜盆被那一串东西打的乱晃。

实在受不了,抬头哼哼唧唧哭了起来,哭几下觉得不妥,停下来低头看看,见没进展抬头又哭,一个无良老师哈哈大笑:半截圆珠笔都冻成冬虫夏草了……

方案二也没效果,陈老师害怕该部位被冻坏死,放弃了救援,说凝固的时间太长了,让我放宽心,502两天之内会自行脱落的。

于是那两天,我一直都是一只手伸进裤子里上学听课,这就是我“武当派掌门人”外号的由来……

捂!裆!派!😂😁😁

原来这姿势你上学时就会,现在更是撸火纯青了吧,啊呸!炉~

所以从此以后,你就一直捂着裆,然而也掩盖不了冬虫夏草变坏了的事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