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差了,晚上跑同事小李房间聊天,

聊着呢他老婆发来视频邀请,估计是查岗吧,他就跟媳妇聊上了,我只好闭嘴。哪这么巧我也接个电话,还没有说两句话,就听见他媳妇在嚷嚷:“卧槽你屋里咋有个野男人!”卧槽,谁是野男人?

小时候爸爸总是抱着我,再大一大就背着我。

一个晚上,我和爸爸一起去看电影,回来的路上爸爸腰痛的厉害,就让我跟在他后面走。我不走,坐在地上捂着眼睛哭!哭到听不到爸爸的脚步声。我害怕的不知往何处去,就一头钻进了旁边的垃圾箱子里。伴着那臭哄哄的气味睡着了~~

第二天早上,天刚蒙蒙亮,我被一个大铁钩子钩了出来。一个老头,呲着黄龅牙嘿嘿的笑:“城里人!这么好的娃子都不要了?”

我拍打着满身的菜叶,刚要跟着老头走,忽然看见垃圾箱旁边的石阶上蹲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男人,他掐灭了手中最后一根香烟,微笑着向我张开了双臂!……

去接亲,新郎伴郎在门外求了好久,

红包发完了,歌唱了,四五个小时都不开门,最后新郎说不开门他要自己回去了,然后真的自己开车就回去了。去接亲的都在新娘家吃了饭现场那个尴尬。然后陆续的接亲的人都要回到新郎家继续喝酒,晚上新娘的弟弟自己又把新娘送过来。伴娘一个都没敢来

当老婆那时还是女朋友时。那天下午,

老婆正在盘问我情史时,我正在吹我正直的感情史时。我电话响了,一个已离职兩年的前女同事(她已婚,她在职时关系非常好,没有任何不正当关系)打来的电话。我当着老婆的面随手按下了扩音键,我还沒开口,我俩就听到了那边传来了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:亲爱的,我想你了,我开好房了,你快过来吧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