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,校长他们又过来了,老娘动都不敢动…

还是初中的时候,一次学校停水,放学后我去上厕所,发现里面都是满的,几乎难以下脚。 #我可开始写了

那时候的厕所就是一条流水的便池,分割成十几个单间。现在特么小便池都快溢出来了,哪里还能让人愉快地拉屎?

想我这么精致的男孩,哪能在这种环境中随便大小便?

强忍着肚里翻江倒海般的痛苦,我准备回家去解决。

捂着鼻子出来后,发现同桌小美正在厕所门口徘徊,看到我以后,如做贼般四周瞅了瞅,这才凑过来悄悄跟我说:“你们男厕所里面……有人吗?” (更多…)

小纯!别怕,我认识一个神医,等我!

那年我读初中,前座是个名叫小纯的内向女孩,母亲早逝,看着可怜,所以帮她的地方很多。 #我可开始写了

由于彼此性格相仿,很多时候,一个眼神交流就心领神会,也成了类似于恋人般的好朋友。

夏天午休,大家都趴在桌子上睡觉,又闷又热,小纯侧过身,边低着头看漫画,边拿扇子为我扇风。同桌皮厚的要求小纯帮他也扇扇,小纯白了他一眼“不行,小龙更热!” (更多…)

有钱,真好!许多大哥哥大姐姐看我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

小时候家里穷,初一那年暑假,在我的恳求下老爸托关系让我在县城一个加工厂做童工,二十块钱一天。工资半月结一次,厂里包吃住,只不过我住在县城姑姑家。 #我可开始写了

转眼半月过去,我领到近三百块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啊,接过钱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,即使放两百块在姑姑那里保管,也还有好几十可以零花。 (更多…)

我没养过宠物,但放过羊。

#我可开始写了

小时家里有一群羊,大概有40多只,我放假了就去山上放。

有一天实在太无聊了,我就抓住了一只小羊和它顶牛,小羊太弱了,我欺负的它见我就跑,抓都抓不住,我对它失去了兴趣。就又盯上了那只种羊,那只种羊有七八十斤,感觉和我体重相当,它威风凛凛,气宇昂扬!每天在羊群里嗅嗅这只,闻闻那只,然后抬头噘嘴哼哼唧唧,时不时还骑在某只母羊身上爽一下!我早就看它不顺眼了!
(更多…)

因为抽烟,老公裸奔回家时被半个村子的乡亲堵到了…

#丁丁历险记 #我可开始写了

事情还要从表妹结婚开始说起。表妹结婚需要豪车做迎亲龙头,老公好面子跟二叔借了他的宾利。那天一会儿太阳一会儿雨。下过雨,闹完洞房从男方家回来时他非要停到路边去买烟,说是下雨天和抽烟很配,配?配你妈个大头鬼!劝他又不听,他刚开车门噗通一声就消失了,我还没反应过来,一双沾满屎的手顺车门底徐徐升起,整个一日本恐怖片啊!!

小卖部一家人火速把他拉出来,原来路边是个灌满水的猪屎坑啊,那货好死不死停车在猪屎坑旁边一脚就坑进去了。
(更多…)

看了山海经,突然感觉我们这个宇宙会不会本身就是件空间时间法器,

是大能者饲养妖兽的,而我们人类先民不过是饲养的食物,一日,大能者遇仇家偷袭,放尽妖兽抵御,终不敌陨落,法器也几尽损毁,然器灵在沉睡之时将所有灵气,幸存生命集于一球,陷入沉睡,然损毁之重,若无有缘人认主,以精血饲养修复,法器终会沦为废铁,怎么办,巨友们,地球要亡了。。。。。还有其他要求吗 #我可开始写了

有一起飞升的道友吗?

你要一直往地上滴血,看多久能认主。

你知道山河社稷图么?

又疯一个抬走,下一个。

你比霍金靠谱

我都撸出血了,精也有了,血也有了,怎么还没认主???

你说你有车呢?还是卖房了?日子都没过好想那么多干啥

白雪公主出生的时候长得非常白,所以她叫白雪公主,

#我可开始写了

但是她的后妈嫉妒她长得漂亮,就让她去柴房里烧水,结果皮肤被烟熏黑没有原来那么白,就变成了灰姑娘

灰姑娘去打水的发现自己变得好黑啊,就坐在河边伤心的哭了起来,然后她发现自己的眼泪竟然变成了珍珠诶。

于是她开心得不行,捧着这些珍珠跳起了舞,但是一不小心珍珠就掉到河里了。 (更多…)

民政局出来,他们相对无言,良久…

“以后,好好照顾自己,你不是输给了婚姻,你是输给自己…”
她说完,转身离去! 五年前… 校园后山的小树林里,“救命…救命啊…”

还有要求吗 #我可开始写了

男的嫌弃女的不是处?女的当年被强,当时男的听见没救她?

那撕心裂肺地声音是男人喊的吧?

难道就我一个人认为那男的五年前和那女的在小树林里做,女的最后受不了喊的救命?女的最后说男的输给了自己,难道不是指的男的那方面不行了?

五年前,男的把女的给强了,五年后他们离婚了!可能是男的现在迎风尿湿鞋的原因!

看完这段话,我反手就捏爆自己的一个蛋,不为别的,只为热血

“妈妈…妈妈…” 望着远去的列车,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呐喊!

男人拉着小男孩的手,无声的注视远方…
十年后… 马路上一辆弛聘的保时捷内,青年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副驾上妖艳女子的大腿,“贺少,你轻点,把人家捏疼了…”女子娇嗔道。

还有没有要求 #我可开始写了

贺少淡淡一笑道:“兰姨,你最喜欢的不就是SM吗?怎么会痛?”妖艳女子腿上吃痛,眼见红紫一片,却禁不住夹了夹腿。那里已经湿了么?时光流转,那个烟雾缭绕,暗黑的会所包厢内,不知道这个贺少为何情独钟于我,早知道自己并不是最漂亮的那个啊。保时捷疾驰向远处而去,而贺少的手由腿上上移到了女子的娇嫩之处。只听一声惊呼,女子的头被按了下去,只听得一阵呜呜声在风中远去。

(更多…)